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创投圈 >> 内容

“三傻”变“三贵”,三个造车的男人2020熬过什么?

时间:2020-12-17 0:49:47 点击:

  核心提示:2020-12-16 16:33新能源汽车来源: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 作者 | 乔雪 杨业擘2020福布斯中国富豪榜近期公布,名单中悄然出现了几位造车新贵:蔚来汽车李斌排名133,...
     ★商业计划书深度咨询服务机构,成功服务全国3000中小企业,助力企业融资! ★ 
     ☉远翔神思咨询公司 |专业编制项目商业计划书/融资计划书/可研报告☉
     ☆全国热线:400-688-0652   QQ客服: 1725177029微信:bike177☆

2020-12-16 16:33 新能源汽车

“三傻”变“三贵”,三个造车的男人2020熬过什么?

来源: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    作者 | 乔雪 杨业擘 

2020福布斯中国富豪榜近期公布,名单中悄然出现了几位造车新贵:蔚来汽车李斌排名133,小鹏汽车何小鹏排名141,理想汽车李想排名159。造车新势力“三贵”,名副其实。

然而,在2020年初,“电动三傻”的称谓还在新能源车造车圈流传。自燃门、高管离职、资金链紧张,蔚来频频被传出濒临破产;小鹏则在疲于应对老用户的指责和特斯拉的抄袭指控;理想汽车的悬臂和自燃问题频发,李想也开始公开道歉。

新能源造车圈的前三甲在今年上演的逆势大反转,可以写入商业史:从年初的无人问津寻找接盘侠,到如今股价与身价齐飞,甚至超过百年传统车企,其中蔚来的股价一度实现了2456%的涨幅。

“三傻”变“三贵”,三个造车的男人2020熬过什么?

理想汽车的李想曾说,“我和何小鹏李斌的关系,远比大家想的好。”三人是竞争对手,亦是伙伴朋友,甚至企业发展的命运也同频跌宕,这在商业圈里并不常见,更增加了几分传奇色彩。

回顾来看,造车的故事也在2020年迎来了分水岭。不仅蔚来、理想、小鹏,一众新能源造车企业都曾经处于谷底,仅一年,就完成了悬崖边的自我救赎,越过雪线,如今攀上了新的高峰。让人不得不好奇,他们遭遇了什么,又做对了些什么?

“三傻”变“三贵”,三个造车的男人2020熬过什么?

死亡号角

2019年7月,广州火炉山,小鹏汽车总部,小鹏副总裁李鹏程在研发大楼旁一个大办公室内进出不得。

第一批抵达的车主们围着他一顿谩骂,指责自己被小鹏“当狗一样对待”,为了打消车主们心中的怒气,李鹏程让同事给车主们买了盒饭,大家吃完后接着骂,小鹏“升配降价”的政策,让他们成了韭菜。

大楼外,后续抵达的上百号车主接连涌入,他们拉起白纸黑字的横幅,“小鹏汽车,欺骗消费者,我要同样的钱买同样的车”,“小鹏挥手,粉丝变狗!”“电池虚标,骗补坑粉!” ……新款G3的上市引发了老用户的不满,因为,新款不仅在续航里程等性能上大大提升,价格却不升反降。

除了“鹏友”反目,外患也成为小鹏的隐忧,此前3月,特斯拉一纸诉状将小鹏告上法庭,理由是小鹏汽车员工曹光植是特斯拉前工程师,曾在离职前把大量文件传至个人账户,涉嫌窃取特斯拉内部技术机密。小鹏身陷“抄袭”和“维权”风波。 

何小鹏麻烦缠身,李斌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2019年1月29日,一辆蔚来ES8电动汽车行驶在北京长安街上,汽车系统弹出了可升级提示。这位车主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在点了确认之后,会被关在车里整整一个小时,外面车来车往,而自己在诺大的铁壳里神经紧绷,动弹不得,“连车窗都打不开”。

没多久,危机再度袭来,4月22日下午,一辆蔚来汽车在西安的一家4S店发生了自燃。随后,上海、武汉、河北的一系列自燃事件频频发生,蔚来内部此前希望只是个案的侥幸心理被击得粉碎。

2019年5月,蔚来与北京亦庄国投签订框架协议,设立新实体蔚来中国,预计注资100亿元,然而,由于蔚来的多起自燃事件,导致ES8销量直线下滑,投资者对蔚来前景产生了担忧。这份框架协议最终并没等到真金白银的投资意向。

公司的焦虑也清晰地体现在了股价的K线上,2019年,公司股价持续走低,很快遭遇破发;一直到10月,蔚来连续5周股价均在1.5美元左右起伏。一时间,蔚来在退市边缘不断徘徊,连“选择与时间做朋友”的高瓴资本,也先行抛弃了这个朋友,及时清仓了蔚来的股票;“蔚来没有未来、李斌是2019年最惨的人”等言论甚嚣尘上。

对于新造车势力们来说,彼此的关系更像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唇亡齿寒。

2019年上半年,理想正在进行C轮融资,不料却遇上了蔚来ES8连环自燃、销量下滑,资本市场对于新造车赛道的热情瞬间浇了冷水。李想和CFO李铁约见了100多家投资机构,没有一家愿意倾囊相助,有传言称,因为压力过大,李想身体免疫力变差,需要用药调理,这又进一步影响了融资进展。

“三傻”变“三贵”,三个造车的男人2020熬过什么?

一边是“电动三傻”在死亡的边缘挣扎,艰难求生;另一边,更多的是那些没有赢得资本青睐的造车势力,他们的命运,是去迎接死亡。

2019年初,豪奢的拜腾汽车首个直营店在繁华的上海南京西路筹备开张,尽管展厅内只有一辆轮子都开不动的概念车,这并不影响拜腾为店员们定制了纯原装德国进口、一套近60000元人民币的制服,也不影响拜腾为创始人之一、前宝马高管毕福康支付每年56.5万欧元高额薪水,其中包括住房、汽车、子女教育费、退休金等各种开支,甚至还有毕福康妻子的工资——她在德国是有资质的牙医,但随夫来华后无法执业,因此拜腾同意给她补偿。

最终,烧光84亿元的拜腾还是因造不出量产车而停摆。同样倒下的还有传统车企,在蔚来、小鹏这些后辈还未崭露头角之时,早在2013年,长江汽车背靠着港股上市公司五龙电动车的光环,就已躬身入局,背后更是有大佬李嘉诚撑腰,长江汽车不仅拥有自己的电动车品牌,而且是北汽新能源后,第2家手握双资质的车企。但自2016年4月就发布车型“逸酷”,迟迟没量产交付,苦撑几年,烧光了51亿后,在2020年迎来破产清算。

赛麟也面临着资金链断裂的惨剧,创始人王晓麟开始学起前辈贾跃亭远避美国,2020年前后,博郡、前途、天际等多家公司被曝出公司难以为继。

造车的遥远征途上,越来越多的背影倒下。

01

卡位

将镜头摇回2014年,马斯克亲自交付第一批特斯拉的钥匙给曹国伟、李想等一众中国粉丝后,返回美国,开了特斯拉D系列的和电动卡车的两场发布会,新浪科技曾报道,洛杉矶机场出现一场疯狂,这不是一场发布会,而是一场科技摇滚音乐会,马斯克像站在台上的摇滚明星,展现着华丽炫目的新品,享受了全场粉丝海啸般的欢呼和膜拜。

如今,最像中国马斯克的人,是蔚来的李斌。伴随着蔚来可能几个月就要倒闭的传闻,2019年年末,来自上海、青岛、武汉、东莞等地的车主们,充当起了“自来水”,自掏腰包为蔚来投放广告,有的投放在商场外墙屏幕,有的放在火车站广场,有的直接在小区电梯里,还有一位ES8的车主,包下上海12000辆出租车后屏,力挺蔚来。

另一个更大的转机,默默发生在2020年元旦前后,蔚来的秘密“钢铁侠”就快要出现,虽然1月已经与合肥市政府签订框架协议,但前车之鉴在先,没见到真金白银前,谁都怕再生变故。

2020年4月,合肥政府VC投资的靴子落地。蔚来的股价从1.19美元最低点,开始一路飙升,截至12月15日,股价为40.98美元。涨幅超过30倍。

“微笑先生”李斌说,那一天,是这一年最开心的一天。

今年最高兴的人,还有何小鹏。2020年8月27日,何小鹏在IPO现场激动地拥吻了太太,对于李想和李斌来说,上市已经不再新鲜,而一手创办的UC在未上市之间就卖身阿里,小鹏的上市则弥补了何小鹏的遗憾。

至此,曾经的“造车三傻”摇身一变为三剑客,聚首美股。8月,另一潜力股威马汽车也登陆科创板,完成阶段性胜利。投资人们疯狂打爆创始人和高管的电话,只求能给自家机构多争取一点份额,二级市场的投资者们则积极打新,互联网证券平台老虎证券一度因为打新者太多而瘫痪。

而眼光毒辣的合肥市政府也因为蔚来的股价飙升,盈利超过15倍,半年获利超1000亿,成为中国最牛的风投机构。

能让造车新势力们股价逆风翻盘的,不仅是自身谋得的转机,另一个转机也同样值得提及,行业老大哥特斯拉来中国了。

2019年9月,特斯拉建设(上海)有限公司成立,值得一提的是,上海,这也曾是蔚来想要拿下的宝地,被特斯拉捷足先登后才转而投向合肥的怀抱。2020年,随着上海工厂的产能释放,特斯拉Model 3的销量节节攀升,市场的预期迅速改观,一同飞升的还有股价。

8月,李想在群聊中分享了北上深三地2020年6月汽车销量,特斯拉Model 3在三市榜单中遥遥领先。“一辆445公里续航的车干翻了一切,所有人眼睁睁看着特斯拉从所有人身上碾压过去”,李想在朋友圈感叹道。

然而,特斯拉这一条电动车行业内的大鲶鱼,并没有一口吃掉他身后的小鱼,反而是将整个行业的池水搅动,新能源势头被看好,经过2019年的寒冬,新能源造车不仅没有倒下,反而在2020年起死回生。

在求生期,或许大家都不在乎,谁家的份额更大一些,一心只想着活下来,而当日子过好了,谁当老大,这将成为一个新的议题。

李想曾在微博上表态:“如果新造车企业最后只能活下来三家,我们肯定努力让自己成为其中一家,而我们希望身边的战友是蔚来和小鹏。”

表面上看,三者相互扶持共同努力,将矛头一起指向特斯拉。

实则,每家都在向对方的领地拓展边界。在扩充产品线上,专注增程式的理想汽车有新计划,李想称,2022年将推出一款全尺寸的增程式大型 SUV。小鹏汽车也宣布,还将发布一款小鹏P7旗舰版车型,该车型配备了前排剪刀门。这无疑是在向蔚来的高端定位进军。

而蔚来也不甘示弱,准备切入轿车市场。在蔚来汽车电话会议上,李斌表示,蔚来将在不久后发布第四款车型,该车型为轿车,第五款车型还会是轿车。

造车新势力的背后站着一票腾讯、阿里、百度、小米的互联网巨头的翘首企盼,没有哪家甘心只做老二,卡位战蓄势待发。

02

起死回生术

李斌永远是那个自信的男人,即使最难的时候,面对“好朋友”高瓴资本清仓所持有股份,也仅仅一句“尊重投资人的选择”作为官方回应了事。

但其实直到合肥战略投资者向蔚来中国投资70亿,李斌悬着的心才算落地,这笔救命钱对于蔚来生死攸关。而伴随着7月24日蔚来EC6正式上市,蔚来ES8、ES6、EC6三款车型横跨了30-50万元的主流车型之间,开始冲击销量。

至此,蔚来的基本面终于转好,但李斌没有忘记过去一年迫不得已裁员的日子,还在继续密集的“搞钱”动作。

6月15日,蔚来宣布完成增发7200万股ADS,融资额约4.28亿美元(人民币逾30亿元),并且腾讯增持成为蔚来第二大股东。8月和12月,蔚来又进行了第二次和第三次增发,后两次分别融资17.3亿美元和26.5亿美元(还在进行中),三次增发总计融资48.8亿美元。

7月10日,蔚来中国还获得中国建设银行安徽省分行等六家银行的104亿元综合授信,以支持蔚来中国业务的运营与发展。

2019年最惨的人李斌此时也开始自嘲,“经过一年调整的蔚来汽车已经逐步回归正轨,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了。”实际上,现在的蔚来的资金已经足够支撑未来2年发展。

面对特斯拉等竞争对手时,有钱的李斌更加硬气:“蔚来现在的平均售价比特斯拉贵10万,而且从来不打折扣。”用服务打动消费者,蔚来的发展路线也是充满自信。

不同于李斌的坚持自我,这一年,对于何小鹏最大的变化,莫过于决定出圈。

在早年40亿卖掉UC财富自由后,一段时间何小鹏甚至有些社恐,和俞永福出去吃饭怕被人认出来,所以故意选择靠墙的位置,留给顾客一个背影。

甚至创业后,何小鹏与蔚来汽车CEO李斌共同参加一个饭局,据传饭桌上的李斌侃侃而谈推荐蔚来,何小鹏却很少发言,“我觉得自己是一个不及格的销售”。

闷头的小鹏汽车,几乎是沿着特斯拉的路线不断前进。但小鹏P7推出前,何小鹏的思考可能发生了重大变化。这款主打年轻人市场的车,无疑也需要营销出圈。

特斯拉Model 3国产版面市时,何小鹏就曾宣布:小鹏P7出来肯定碾压Model 3。2020年,何小鹏在小鹏P7上市之前,向全员发了一封内部信,决定转移工作重心“All in 销服(销售服务)”。

上直播节目,拍短视频,何小鹏开始运营自己的网红CEO角色。甚至不惜与自己的偶像埃隆·马斯克互怼。

在马斯克眼中,小鹏有特斯拉旧版本的软件,但没有其神经网络(neuralnetwork, NN)计算机,所以下一代车不得以采用激光雷达技术。何小鹏则在朋友圈爆粗,扬言要把特斯拉打的找不到东。

“三傻”变“三贵”,三个造车的男人2020熬过什么?

与何小鹏的逐渐出圈不同,李想泽收起了棱角,回归产品和服务。

要知道,曾经在去年8月份的用户开放日上,李想以宣泄情绪的方式回怼质疑:“一帮搞臭技术的,天天冲我们BB,什么增程电动是个落后的技术。”市场的反馈令李想不得不低头,如今李想逐渐低调,也不再坚持自己的增程式路线。

在今年的4月30日,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在春季媒体发布会上提到:未来不再强调理想ONE是“增程式电动车”概念,从现在开始,理想ONE就是插电式混合动力车辆。

2020年下半年,理想面临着断轴召回、自动驾驶功能事故等问题,虽然麻烦缠身,不过唯一车型理想one 在11月卖了4646辆,这个成绩在造车新势力中仅次于蔚来。

如果分析2020年的造车新势力股价暴涨的原因,首当其冲应该是量产车的销量与交付能力不断提升,在这背后,是造车新势力从代工向自主生产模式转变,消费市场逐渐认可加之资本市场的推崇。

蔚来在获得合肥市政府投资之际,也将EC6的生产线落在合肥市江淮蔚来工厂。同时在合肥成立蔚来汽车中国总部,建立研发、销售、生产基地。蔚来第5万台量产车就是在合肥先进制造基地下线。从首台量产车下线至今,蔚来用783天完成了从1到50,000的跨越。

而小鹏则在位于广东肇庆市大旺高新区的肇庆小鹏汽车智能网联科技产业园里,用5个月时间生产10000辆小鹏P7的成绩,也创造了现阶段造车新势力中所有单车型的最快万辆下线纪录,这也与肇庆产业园的全链路配套设施齐全有关。

“电动三傻”似乎都熬出了头,但并不意味着高枕无忧,2020年快走向尾声,除了老对手特斯拉,新玩家也接连涌入,12月2日,哪吒汽车C轮融资即将收官,最终融资额会远超计划的30亿元。

同一时间,中国恒大在大举增持恒大汽车股票,截止12月9日,中国恒大对恒大汽车的持股比例增至74.44%,重资押注新能源车的野心立现。

Tech星球曾在12月9日报道“恒驰1”上路的新闻,许家印亲自试驾新车,并竖起大拇指点赞。在此前一天,许家印视察上海恒大汽车全球研究总院的时候,也表示“我们一定能实现到2025年产销100万辆、2035年产销500万辆的宏伟目标。”

当然,同时发布5款车,没有一款量产车的恒大汽车市值已经达到2411亿港元。颠簸的造车路,是否会让恒大汽车“抛锚”还未知。

03

决赛圈见

如果说2020年谁是中概股最闪耀的明星,那无疑是触底又暴涨的蔚来。从最低的2.11美元,涨至最高是57.2美元,目前仍有40.98美元(截止美东时间12月15日),涨幅超过了2700%,远超特斯拉的867%。

综合来看,2020年蔚来的股价年内涨了 1125%、理想涨了231%,小鹏259%,加起来,这三家公司年内市值一共上涨了1030亿美元。

此前美团创始人王兴曾表示,中国车企格局基本是3+3+3+3角逐下两轮,3家央企是一汽、东风、长安,3家地方国企是上汽、广汽、北汽,3家民企是吉利、长城、比亚迪,3家新势力是理想、蔚来、小鹏。

市值疯涨的理想、蔚来、小鹏真的站稳格局之战了吗?以12月2日发布的造车新势力11月销量榜单看貌似如此:蔚来以5291辆依旧维系榜首,理想以4646辆屈居第二,小鹏以4224辆紧跟其后,威马销量则为3018辆。

“三傻”变“三贵”,三个造车的男人2020熬过什么?

但在11月销量公布暴涨的利好下,却集体出现了超过10%的暴跌。在美国当地时间12月1日收盘,小鹏跌10.89%、蔚来跌10.23%、理想跌3.14%。

美股已经出了做空蔚来等造车新势力的声音,这也不难理解。截至12月15日,蔚来的市值已经达到749亿美元,已经远远超过了奔驰母公司戴姆勒的市值,后者只有573亿美元左右。而刚刚上市不久的小鹏汽车的市值也已经达到了369亿美元,理想汽车市值触及281亿美元。

在交付量仅为传统车企零头,并且新能源车仅占国内汽车5%市场比例的情况下,造车新势力的市值却远超传统车企的情况,已经略有魔幻。经纬资本的张颖曾撰文解释这种现象:“低利率时代逼迫投资者追逐有限的优质标的,使得拥挤的交易变得更加拥挤,市场对公司价值的判断正在非常夸张的前置。”

无论今天市场对造车新势力的估值是否夸张,各家企业的市值还会有增长的空间。

各家都卯足劲力争推出更多的车型,拓展更宽的赛道,车型越多销量越多的理想情况下,造车新势力的市值应该还有窜升的空间。

当然,竞争压力依旧存在,美国保障未来能源组织指出,全球主要汽车生产商在未来5到10年计划在电动汽车的研发和生产方面投入总计3000亿美元。对比看,国内造成新势力每家一年30亿左右的投入下,能否确保完成技术弯道超车还未知。

被李斌、李想、何小鹏重视的特斯拉依旧是大敌。目前,特斯拉预计到2022年,在中国市场销量有望占其总销量的40%。在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下饺子”的Model 3,以及即将引入的Model Y,比不过性价比的国产造车新势力,也要找出自己的比较优势竞争。

无论如何,深耕国内市场,努力保证产能爬坡的国产造车新势力,终于熬过去了最艰难的一年,也终于见到了风雨后的彩虹。但雨后赛道更加湿滑,决赛圈的耐力比赛才刚刚开始。

参考资料:《李斌:在低谷中,蔚来做对了什么?》《新造车穿越生死线》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 专业代写商业计划书的网站--创筹谷中国(www.baogao.biz)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11581305@QQ.com 站长QQ:11581305商业计划书代写网2016@版权保留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创ICP备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