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商业计划书智库 >> 商业计划书模板 >> 内容

薰衣草花海中的那道清影--纪念青岛圣瓦伦丁庄园创始人胡顺兴先生

时间:2020-7-26 6:36:09 点击:

  核心提示:时间又快到7月了,距离胡总离开的日子又要接近两年了。一周年的时候,我提笔欲言,但又千头万绪,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就一直搁置了下来。今天,是6月11日,从1月20日疫情期开始算的第5个月了,早晨看到了博纳...
     ★商业计划书深度咨询服务机构,成功服务全国3000中小企业,助力企业融资! ★ 
     ☉远翔神思咨询公司 |专业编制项目商业计划书/融资计划书/可研报告☉
     ☆全国热线:400-688-0652   QQ客服: 1725177029微信:bike177☆

时间又快到7月了,距离胡总离开的日子又要接近两年了。一周年的时候,我提笔欲言,但又千头万绪,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就一直搁置了下来。今天,是6月11日,从1月20日疫情期开始算的第5个月了,早晨看到了博纳影业集团副总裁黄巍跳楼的新闻,想到了千千万受到疫情影响的企业家朋友们,时局艰难下,我觉得,是应该写点东西了。为了纪念胡先生,也是为了自己的记忆,也是为了反思过去、图谋未来,也写给中国、千千万还在疫情经济下的经营生死线上煎熬的创业家们。

(一)我与胡顺兴先生的一日之缘

2018年的4月7日,一个工作日的下午,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称有一个薰衣草庄园,已经是3A景区,想做融资,询问项目融资方案的问题,我们聊了大概有三十分钟左右,我谈到了景区项目的投入大、回报慢特征,农业文旅类项目的盈利点及现在上市公司、国企并购景区的投资动向等,聊的比较投机,当即约我去青岛面聊。

这是我与胡顺兴先生的第一次通话。那个时候,他旗下的圣瓦伦丁庄园正陷入困境,工资拖欠已经长达近半年,全靠银行借贷、高利贷及旗下的婚纱连锁店输血维持,可以说是举步维艰,胡总把很大期望寄托于融资上。

第二天,我应约出行,在青岛高铁站,我见到了来接我的胡先生和他的司机。没想到,他已经是年过60岁的一位老人,我们在车上聊了许多,车辆载我们跑过美丽的跨海大桥,大概一个小时后,就来到了青岛圣瓦伦丁庄园的入口,“中国婚纱摄影第一庄园”的牌子赫然在目。进入庄园,迎面是一座别致的欧式别墅,还有两辆红色双层巴士,据称每一辆的购置费用达到近200万元,在蓝色的天幕下,漂亮的别墅和巴士都特别醒目。

薰衣草花海中的那道清影--纪念青岛圣瓦伦丁庄园创始人胡顺兴先生


在庄园里,胡总开着他的红色猛禽大皮卡,通过次干道带我绕庄园走了整整一圈,每到一个标志性的景点,就带我下车观看,我看到了山丘上大片的薰衣草景观和装饰性房屋,我看到了两层楼高的大玻璃棚下的热带雨林景观,看到了长长的小火车轨道,也看到了他钟爱的羊驼。在此处停车休憩,由于刚刚生了几只小羊驼,他还耐心的嘱托工作人员好好的给羊驼喂奶,关切之意,溢于言表。

关于整个薰衣草园区的介绍,我在这里引用原介绍来简单说明:

集自然生态庄园与一站式摄影基地于一体,庄园内精心打造欧式别墅、树屋、荷兰风车、罗马柱城堡、教堂等极富浪漫主义色彩的特色建筑,种植近千亩来自法国普罗旺斯的薰衣草等特色花田,园内还饲养新西兰羊驼、西藏牦牛、汉诺威骏马、梅花鹿、西域骆驼、鸵鸟、天鹅等各种珍稀动物,还有复古蒸汽火车、旋转木马、大众复古MPV、冈多拉尖舟、热带雨林阳光棚、家庭农场、果园等,是一个集拍照、观赏、游玩于一体的特色主题景区。

薰衣草花海中的那道清影--纪念青岛圣瓦伦丁庄园创始人胡顺兴先生


总而言之,如我所见,是一个以农业景观为主的主题景区,但是,说实话,没有太大的核心竞争力,缺乏差异化定位、旅游产品同质化问题比较严重,缺乏具有区域影响力的旅游产品精神内核。

走到了天鹅湖边,胡总指着天鹅说,我不想把天鹅这么用网拦着,天鹅就是要天性自由,拿网拦着他们,对他们是束缚,但是没办法,飞丢了好几只,只好拿网关了起来。他见我不理解,然后说,确实很多人也不理解,但是他说他们做摄影的人,都喜欢自然,不喜欢拘束生命。是的,热爱摄影的人,哪里有不喜欢生命的呢?正是因为热爱摄影和自然,胡总才兴起了建设庄园的念头。

走过生态猪养殖场,他说,这个养殖场是他们按照最先进的生态养殖标准建立的,这么一点地方,先后投入了大概800多万元,请的也是国内最好的专家。生态猪在这里可以做到全生态化的养殖,肉的品质很好,绿色,天然,但是因为价格太贵,很难卖出去,现在只好停了。

----其实,何止生态猪很难卖出去,庄园内原汁原味的大火腿,被称为国内品质最好的薰衣草精油....都很难卖出去,投资巨大的庄园,产品品质好却无法打开销路,目前已经陷入了债务泥潭。

中午我们在庄园吃饭,盘腿上炕,几番落筷,我们聊起了庄园建设过程,他感慨的谈起了他的庄园开发经历,略带自嘲的说,你电话里跟我说过的,投资农业庄园做旅游的那些坑,我们基本上一个不落、全部都踩雷了一遍,出了很多洋相,如果能早遇到你,该多么好。

我说,即使早遇到我,也不会改变庄园的投资决策,因为那个时候的你,肯定无法理解我为什么不太看好这个项目。我遇到了很多都是拍脑袋决策的企业朋友们,他们听我说完想投资项目的市场现状后,往往沉默一分钟,然后冒出一句话说:“照你这么说,这么难,那就啥也别干了!”言下之意,我是过于悲观了。我往往接着说,“是呀,我的观点就是经济下行周期、宁可不干,不可错干,因为大多数企业现金流不太好,你只有一次犯错的机会!"而后呢,那个项目往往还是会照常启动下去,等到发现坑点在哪里,无以为继的时候,已经是半年到一年之后了。胡总顿了一下,说是的,还真是这样。即使那个时候,你这样说,我也不会相信的。可惜的是,我们往往是经过事后才学到了教训和经验。

胡总最开始是因为做婚纱摄影行业,需要有拍摄场地,他本来打算自己做一个庄园类似的会所,规模不太大,也不对外开放,可以作为私人会所兼拍摄场地。孰料胡总设计构想非常完美,涉及农业开发的土木工程和景观绿化、装修装饰投资起来就是个无底洞,投资越来越大,不得已申请3A景区,然后就发现景区旅游也好,养殖也好,卖薰衣草化妆品也好,都非常难,收入无法覆盖巨大的投资建设成本。庄园本来打算投个一千多万,结果越投越多,最终投了几千万元,回款又少(后来知道旅游一年收入仅200多万元),目前,主要依靠婚纱摄影店的资金支持庄园运转,巨额的贷款、借款利息和运营成本,压的两条业务线都喘不过气来。

中午吃过饭之后,我们回到了市区胡总的办公室,在他的办公室里,我看到了一部古董照相机,他让我猜多少钱,我猜不出来,他说八九十年代的时候,就价值20多万元。胡总是山东最早做婚纱摄影连锁机构的行业领军人物之一,旗下最多的时候曾拥有20多家婚纱摄影店,在省内也居于前列,对婚纱摄影行业的运作了然于胸,前半生在婚纱影楼行业做的顺水顺风,这也是他投资庄园的资金来源。但是,婚纱影楼机构现在已经被庄园拖的很难经营了。胡总还向我说起,他最早实现了婚纱摄影画框工艺上的一个创新,解决了高档画框的进口问题,可惜,当年也不懂,没有申请专利,现在,大江南北,很多都应用了他当时的画框加工工艺思路,甚为可惜。

他感慨的跟我说,唉,落难的时候,才知道人情冷暖,以前他有钱的时候,朋友特别多,不少人不请自来,可谓高朋落座,这几年庄园经营紧张,朋友也都没有了,都躲得远远的。他不止一次的跟我重复过,不想求人,求人太难了。对于前半生做的比较成功的他来说,的确,弯下身段去求人,是太难了。

也许是因为感觉彼此都特别坦诚,我和胡总聊的很投机,胡总说,他平时其实很不愿意和别人长时间的交流,因为一般人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午后,我们约定了合同协议等事项,从办公室出来,胡总让工作人员给我带了一些薰衣草的化妆品产品等,他亲自开了一辆灰色的铃木微型车,把产品盒子放在后备箱里,一路送我到青岛栈桥附近的火车站,在拐角处,他停车,给我取下产品,我挥手向他道别。因为后边车总是在鸣笛,我们匆匆挥手告别,我去取票坐车了,回济已经是晚上。

这是我与胡总唯一的一次见面,在一起大约不到十个小时。我们互不相识,一生中只在这一天相见与相识,然后,就像浮萍一样匆匆来去了。我还说过我到夏天要到圣瓦伦丁庄园旅游,谁能想到,不久之后,一切竟然物是人非,与胡先生也阴阳两隔。这个场景,遂一直铭刻在心。

(二)圣瓦伦丁庄园的后续变革

回来之后,我按照我们确定的合作内容,为圣瓦伦丁完成了融资的方案报告,庄园方面也很配合,整理了大量的资料。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庄园的管理是有一些混乱的,很多资金账目都理不清楚,投资、收入的数据也不清楚,庄园的产品销售主要依靠婚纱店的采购礼品,现金流早已枯竭,可以说是举步维艰。

在这种混乱的数据汇集情况下,我梳理了大量数据,完成了项目的融资方案。随后,又帮胡总做产品的方向论证,先后论证了一些方向,包括薰衣草精油产业化、旅游经营提升、旅游新媒体推广等,都发现都非常困难。我也曾多方问朋友找可能收购景区的资源,但均未果。毕竟,景区概念和内容较为单一,规模和主题都不算特别有优势、经营现状又不好。

在这种情况下,包括给庄园做收购和经营都难有起色,加上公司事情又多,不久,我就去忙其他咨询项目了。

后来,有一次,胡总又电话问我我关于和一家企业合作农光互补的事情,询问我,我查了一下,说农光互补现在的政策并不太好,胡总听了之后,告诉了我一个公司名字,这一家企业规模很大,是一家上市公司,胡总希望我和他们济南公司接触一下,我认为此事不可能,遂婉拒了。隔着电话,我能感觉出胡总的失望。但是,我没法说清楚,在政策敏感的这个关口,和一个本来就不对等的大型企业集团谈合作,是根本没有什么戏的。

后来想起来,那也许是胡总在病急乱投医的心理下,最后一次感觉能挽救庄园的机会。我和胡总在微信上聊了聊,还叮嘱他,要想融资成功,无论如何庄园不能停业,一停业更难有人接盘。可是,7月下旬,快月底的时候,我发现庄园的公众号上还是公告停业了。因为当时项目多,手里特别忙,我也没有问询具体原因。

做咨询行业永远是在一片忙碌中。10月份的一个深夜,我在家中加班,搜索资料,无意中想起来了,查了一下相关新闻,看到一个标题,《青岛圣瓦伦丁老板去世!实体店人去楼空、员工被欠薪》,点开阅读正文之后,在那一瞬间,我周身的血液几乎都凝结了,人完全懵了。

原来,在庄园停业的前一天晚上,发生了一件惨剧:胡总在他的影楼后期工厂附近,在他送我去火车站的那辆灰色铃木小车里,以一种极其惨痛的方式,挥手告别了这个世界。

无论我怎么猜测,也没猜测到停业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一瞬间,我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他的音容笑貌依然宛在眼前。

胡总是2018年7月20日晚走的,正是薰衣草要盛开的花期,在紫色薰衣草绽放绽放的花期里,他走了,从此,薰衣草花田里的那道热爱自然和动物的清影,一走了之,以自己的生命,为自己犯下的投资错误,还有自己无心连累的人做了一个交代。

我在网上搜索了能到到关于此事的所有资讯,看到了据说庄园负债已经达到1.7个亿(可能是高利贷利滚利吧),到胡总走的时候,基本已经是回天乏力了。

是的,我甚至能想到胡总临走时候的心态,他肯定会喃喃的说,我别的什么也都没有了,就这条命了,这条命就给你们了吧。性格倔强、不愿认输的他,选择了这么痛的一种方式决绝的告别了。不知道是烈火焚烧更痛楚一些,还是心的疼痛、更痛楚一些?或许已经分不清了。

他累了,也无能为力了-----人情冷暖,他已经体味了太多,这一条路,他走了好远,也尝试过了所有的办法,都是无效的。可以说,庄园经营至今,已经是积重难返。如果按最后1个亿负债来做核算,无论如何,庄园都无法经营下去,收益无法覆盖成本,即使有利润,所赚的利润,连利息都不够。

最终,他想负责,却已经无法负责;他想给与,却已经没有什么能给与,最后只能把自己的命交付出去了。

我曾问过他,庄园日常管理漏洞这么大,为何不让家人来管理,他叹息一声说,不愿让家人掺和生意的事情。后来,我知道他早已离异,有一女,可他死后,欠下高利贷等,连子女的财产而已都已经无法保全了。只是人已离去,世间人与事,已经无法照顾,只能听天安排了。

(三)“仁者无敌”与天道规则的困惑

胡总是一个善良之人,他的签名是仁者无敌,过往新闻中也多见他对员工好的说法。他走之后,见到网上他的员工评论,有的说早知道这样,工资不要了,也不能让胡总去死。我还曾经问过他,既然婚纱摄影店开的那么好,为什么不到省内其他地市开店?他说,哎呀,现在各个地市排名靠前的做婚纱摄影连锁的,大多都是熟人,都是老伙计,到外地扩张,不可避免的会有竞争,伤和气。闻言至此,我心中油然升起一股敬意。

为什么一个信奉仁义的人,会走到这一条绝路呢?我们传统文化中的“”仁者无敌“”是错误的吗?这让我一度非常迷茫。

我后来从《道德经》中找到了答案,道德经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句话并不是说天地不仁慈,而是说,天地遵循道法而行,对万事万物没有感情,一视同仁,而无论是谁违反了自然规律,必然会得到坏的结果。而人纵然有“仁心”,也逃不脱“道”的法则。所以,仁者无敌,是在人治的角度上讲的,是处在某一特定角度的所言。

然而,从宏观视野上来看,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无论是自然界,还是商界,人治最终还是来源于自然,自然法则就是万事万物运行的终极规律,在“天道”法则的面前,我们所有的“人治”法则都可以忘却,所有的规则道理,只适用于一个特定的层面上。

胡总的项目按商业规律来讲,是一个必死的项目,错误的投资策略,错误的经营思维,错误的投资建设过程,导致了最终酿成了恶果。

回顾胡顺兴先生原在婚纱摄影行业做的顺水顺风,然而从2016年投资庄园,短短的三年间,耗尽身家资财,不得已走上了绝路,是一起典型的投资失误和投资悲剧,分析如下四点问题:

(1)第一个问题,和我们国内很多烂尾项目一样,是不应该“短债长投”。融来的钱大多都是短期借款,而旅游项目动辄要10年到20年才能回本,短债投入的钱很难在短期内回报,这就造成了不断举债,拆了东墙补西墙,最后补不动的时候,整个项目就因资金链断裂而崩盘了。

(2)第二个问题,是没有秉承“跨行不做”的原则。庄园当时想以薰衣草产业化为突破口,但既不了解薰衣草精油及纯露的消费级市场,也无日化企业的渠道关系资源,打消费市场打不开,给日化企业供货又价格太高,因为跨行不熟悉,完全拍脑袋决策,造成了投资建设方向与产业需求严重错位,违背了基本市场需求规律。

(3)第三个问题,是没有坚持“以终为始”的原则,整个建设过程毫无计划性、不顾市场需求,一切追求最高标准,预算不断超支。例如照着照片做出来的别墅、价值400万的双层巴士、还有卖到近4000元一支的猪腿,都纷纷说明了这种毫无计划性造成的恶果,造成了严重投资浪费。

(4)第四个问题,就是严重的“经验主义”错误,凭想象去定义市场。胡总按照身边朋友富裕阶层的品质化消费标准,去定义庄园的产品,什么都要做最好的,庄园物产出产的都是好东西,但是价格太高,老百姓哪里能消费的起呢?产品定位的时候,就脱离了大众实际,又没有高端客源,必然曲高和寡,难以打开销路。

这四个问题,出现一个,已经足够让一个项目倒闭;而当这四个严重问题共同出现在一个项目里,大罗金仙也是没有回春之力的,这个项目,已然是必死的结局。而胡总,已经年过六十了,很难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了。彼时的他,确实是已经无路可走。善良的本底,刚烈的性格,不屈的脾气,最后决定了他只能一死了之----他不能像其他债台高筑者一样跑路。

所以,看似一切并非走到最绝之境地,选择绝路并不合理,却又只能是他的性格使然下,必然的唯一出路。

他说,我是他遇到的不多的,唯一一个真心想帮助他的人。可惜,我帮助不了他,也没有挽回他的败局。遗憾,我也没能帮上他,确实无法帮助他,已然是一个死局,令人惋惜、叹息,又无能无力!

(四)悼念胡顺兴先生及写给更多创业家朋友们

每年的七月份,正是紫色薰衣草盛开的年份,面对这个无法拯救的项目,他在一团乱麻中走了,扔下了一个硕大的庄园,近200名员工和一堆的欠债、欠薪,也必然伤害到了许多无辜的人,身后事,善与恶,是与非,黑与白,只能任他人评说了。

薰衣草花海中的那道清影--纪念青岛圣瓦伦丁庄园创始人胡顺兴先生


值此胡先生逝去两周年之际,谨以一首诗,悼念已经超越人间疾苦、魂生彼岸的胡先生,愿求仁得仁,尘归尘,土归土。

《悼念胡顺兴先生》

本是花间闲情客 ,三载庄园忆蹉跎;

半生浮名寄云去,一寸仁心同山阿。

--我遗憾的是,如果我能预料到最后出现这么悲惨的情况,我至少可以去安慰一下他,挽救一下他要走上绝路的心。可是,谁又能未卜先知,想到他最后走了这么一条决然决绝的道路呢?

在今天疫情肆虐之际,悼念胡顺兴先生,也是希望胡先生的悲剧不再重演,写给更多还挣扎在企业生死线上的创业家们:

(1)经济下行,疫情肆虐,谨慎投资和决策,对于大部人来说,只能有资本输一次,连输第二次的机会都没有;

(2)无论公司经营现状多么悲惨,不要轻易走上绝路,要有“归零”的预备心态,即使一切归零,也可以从头再来。

疫情对经济的冲击,也许还要影响到明年中期,也就是2021年,真心的祝愿所有的创业者、企业家都能安然度过。

---在苦难不堪、前途渺茫、不被理解、走投无路的时候,请让我们回想起刘欢大哥的歌声,激励我们超越苦难、寻求辉煌:

“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一切从头再来!”

新东方的创始人俞敏洪先生,不是也说过如下金句吗?

--“在绝望中寻找希望,人生终将辉煌!”


作者:远翔神思咨询 来源:远翔神思咨询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专业代写商业计划书的网站--创筹谷中国(www.baogao.biz)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11581305@QQ.com 站长QQ:11581305商业计划书代写网2016@版权保留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创ICP备0001号